首页 > 消费新闻 > 正文

人参鉴定机构资质乱局 无证机构难发现

来源:法治周末    发布时间:2016-12-28 10:17:09

  “不仅仅是人参,可以说中药材鉴定机构资质混乱的问题一直存在。不仅仅是消费者,有不少经销商为了找一家合格的鉴定机构也费尽周折。这主要原因在于,目前还没有一份关于人参鉴定机构资质的公开列表”

 

  一支野山参售价43.2万元,经过层层审核出现在商场的销售专柜中,而为其出具证书的鉴定机构却在自己的鉴定资质介绍中“说了谎”,由此引发了一场涉嫌欺诈消费者的诉讼。

 

  1221日,职业打假人纪万昌称其在南京金鹰国际购物中心购买价值43.2万元的野山参。根据《GB/T18765-2008野山参鉴定及分等质量》规定:“野山参每一批出厂前,由专业检验部门按4.1规定逐支进行检验,符合要求的应逐支拍照片,并上网备查,出具检验报告。”

 

  然而,纪万昌查询发现其人参鉴定证书中鉴定机构“亚创联中国参茸专家委员会鉴定中心”(以下简称“亚创联”)使用的国家标识是伪造的。

 

  纪万昌认为该人参标注虚假登记,冒充特等野山参,是极其严重的欺诈消费者行为并将金鹰国际商贸集团(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金鹰国际)诉至法院。

 

  目前该案经过两次开庭审理尚未宣判。秋友健康会负责人尚锋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市面上野山参基本都有鉴定证书,然而其中大部分鉴定机构都是没有合格资质的,长期从事野山参销售的人或许有所了解,而对消费者确实造成很高的混消度。

 

  “不仅仅是人参,可以说中药材鉴定机构资质混乱的问题一直存在。不仅仅是消费者,有不少经销商为了找一家合格的鉴定机构也费尽周折。这主要原因在于,目前还没有一份关于人参鉴定机构资质的公开列表。”北京鼎臣医药咨询史立臣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

 

  鉴定资质存疑

 

  纪万昌介绍,今年8月,出于个人消费需要从南京金鹰国际购物中心购买了上海雷允上饮片厂出品的野山参1支,价款43.2万元。

 

  在发现其鉴定证书出具者亚创联的鉴定资质问题后,829日,纪万昌向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秦淮区法院”)提交起诉书,将南京金鹰国际告上法庭,要求金鹰国际退还价款,并承担相当于价款三倍的赔偿费用。

 

  “南京金鹰国际销售给原告的人参所附随的检定证书载明了人参的重要质量信息,产品声称鉴定机构已获得国家权威机关的认证或认可。其作为专业的人参药材销售商,其对产品质量、来源等认知能力均高于普通企业。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南京金鹰国际不能证明自己并非欺骗、误导消费者而实施此种行为,而是故意为之,以非法获取巨额利润,将产品高价销售,原告正是基于对国家认证认可的信任,才陷入错误认识,两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被告已构成欺诈行为。”纪万昌的代理律师京师律师事务所韩明辉律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相关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南京金鹰国际在庭审过程中提出是否构成欺诈消费者的核心在于产品本身质量是否存在问题,是否由于商品质量问题而对消费者造成了损害,而原告在庭审中并未对产品质量本身提出异议。

 

  “对于鉴定机构资质存在问题是否会构成欺诈,关键在于消费者是否由于鉴定证书的内容而对商品质量、价值的认知受到了误导,而原告作为‘职业打假人’并非被误导,而是有备而来。对于南京金鹰国际是否有义务检验商品的鉴定证书真伪,只能说这样大的一家商场,如果每一个上游环节都需要他承担检验义务,那真是相当大的工作量。”上述相关人士说道。

 

  虽然双方在法庭上各执一词,而本案中的关键人物亚创联却迟迟未能现身。

 

  秦淮区法院向法治周末记者证实,亚创联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已被列为第三人参与审理,不过其确实从未出庭。

 

  公开鉴定资质存疑

 

  而一直蒙着神秘面纱的亚创联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机构呢?

 

  根据亚创联官网介绍称,其是由中、日、韩三国共同发起,是各国政府、科技企业、科研机构开展产业科技合作的重要国际平台。其下设服务机构“参茸鉴定中心”,免费为消费者进行参茸鉴定服务。

 

  就是这样一家国际平台,记者多次拨打官网的联系电话,提示称工作人员不在请留言。其在鉴定证书上公开的地址为“北京海淀区蓝淀厂南路39号院玫瑰御园九层”,而北京海淀区只有蓝靛厂南路,而玫瑰御园为住宅小区。

 

  对于机构资质,在亚创联官网的公正声明页面共有四个清晰度不高的资质证明标识图片:AITIA(亚洲产品技术创新联盟)”“CAL质量技术监督认证”“CMA计量技术监督认证”“CNAS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授权标识”。

 

  然而CNAS实际为通过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以下简称“合格评定委”)的认可,而CMA标识才是表明获得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认证委”)或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质量技术监督部门的计量认证。

 

  而在纪万昌购买的野山参产品鉴定证书上,同时印有CNASCMACAL(表明该机构获得了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或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质量技术监督部门的审查认可(验收)的授权证书)。

 

  记者在搜索引擎页面并未找到对于AITIA(亚洲产品技术创新联盟)的介绍。

 

  此外,记者在国家认证委官网获准资质认定机构查询页面输入“亚创联”,并未查询到相关企业。同样的结果也出现在合格评定委的查询页面中。

 

  而纪万昌提供的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的信息公开答复告知书中表示,亚创联并没有获得过其颁发的CMA证书。而获得CAL的基础就是先要获得CMA

 

  参茸鉴定的“圈子”

 

  那么采用亚创联鉴定证书的参茸企业是否知道鉴定机构的真实情况呢?

 

  据媒体公开报道,采用亚创联鉴定证书的机构有龙宝参茸、鹰皇参茸、隆塔参茸、靠山庄、隆基参茸。

 

  记者致电鹰皇参茸了解其产品的质量检验问题,工作人员表示,按照鉴定证书到亚创联官网查询即可。而当被问及是否核实过亚创联鉴定资质问题时,其工作人员表示鉴定机构的选择都是由老板商定,并不清楚,老板现在出差在外地。截至发稿,记者尚未得到进一步的回复。

 

  龙宝集团董事长孙孝贤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亚创联是有鉴定资质的,是国家的买卖”,选择亚创联来鉴定,是因为“谁来鉴定方便我们就找谁”。

 

  记者访问龙宝参茸官网链接的天猫旗舰店发现,目前其只有一款价值558元的野山参在售。

 

  据北京时间此前报道,龙宝参茸官网提供的天猫旗舰店客服向其展示的证书为亚创联出具。而目前其产品名称关键词只包括“杭药品检验所”,客服人员也表示所有野山参都是杭州市药品检验所鉴定。

 

  不过,其在产品介绍页面展示的检定证书签发日期为2012年,盖章单位为杭州市药品检验所,网上查询链接为http://ss.hzda.gov.cn

 

  而杭州市药品检验所早在2013年就已更名为杭州市食品药品检验研究院,网站地址也已更新,原网址无法访问。客服人员对此也未作明确解释,表示会帮忙了解情况的客服也未给出新的查询网址链接。

 

  而在亚创联官方网站介绍的13名专家中,其中有12名为保健品企业或参茸产品企业的经理或董事长。

 

  其中只有孙业峰一人有明确鉴定资质机构的背景,为国家参茸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国家认证委授权)的专家。而龙宝集团董事长孙孝贤、鹰皇参茸法定代表人李炳辉同为这一检验中心的专家。

 

  对于亚创联的鉴定资质目前法院尚未认定,对于在参茸鉴定方面有着资深背景的企业家们对于亚创联的了解程度也并不可知。不过,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人参行业的鉴定机构资质混乱的问题早已不是秘密。

 

  无证机构难发现

 

  既然有不少人参鉴定机构为“无证上岗”,那么到底有哪些机构是有合格资质的呢?然而记者发现这个问题很难找到答案。

 

  “有不少没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在做人参的质量鉴定,我也不清楚具体有哪些合格的鉴定机构。目前我们也正在和执法部门沟通,希望能够对这种乱象进行整顿。”国家参茸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国家认证委资质认定处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系统暂时还没有开发相应的功能,不能一次性列出所有有资质鉴定人参的机构名称,如果知道具体的机构名称,可以在官方网站上直接查询是否属实。”

 

  上述工作人员还介绍,“除了国家层面的认证授权之外,地方质检机构也可以鉴定资质的授权,而且不需要向我们报备,所以对于地方的授权情况就更不了解了。

 

  国家参茸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武伦鹏公开介绍:国内的人参鉴定机构有很多,判断是否冒牌的依据为有无资质证书。获得相关资质,才能出具相应的认证标志。

 

  2011年开始,人参进入食药同源试点名单。2012829日,原卫生部发布《关于批准人参(人工种植)为新资源食品的公告(卫生部公告2012年第17号)》,人工种植人参可以作为食品使用。

 

  “这就意味药品检验机构或者食品检验机构都有资质对可以对人参进行检验,不过必须要有国家相关机构颁发的资质。由于没有一个公开的资质统计名单,才使得这些无证机构有机可乘,尤其是对于一些打着国际旗号的机构,使得地方监管机构都不能轻易判断。”史立臣说道。

 

  史立臣表示:“这也不是人参行业的特有问题,中药产品都存在鉴定资质不规范的情况。不仅仅是消费者,就连不少中间商企业都为找一家有资质的鉴定机构而费尽心思。想要整顿规范资质问题,需要尽快能够为公众提供一个统一的可信度高的查询平台。而这只是提高中药材的质量的开始。”

我要投诉

深圳市品质消费研究院

企业信用查询

该栏目建设中...